案例

建议中止审理“于欢案”

时间:2017-06-05 17:52:34作者:刘月武律师来源: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 日前,“于欢案”二审开庭刚一结束,最高检公诉厅负责人就向媒体发表了“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,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对此均未予认定,适用法律确有错误”,“应当通过第二审程序依法予以纠正”的检方意见。该负责人特别强调“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查组和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研究的共同意见。”笔者认为,在下级法院尚未对案件合议裁判前,最高检就公开发表意见给“于欢案”定调,恐怕会严重影响山东省高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。理由如下:

        一、最高检不仅是山东高院的上级检察机关,也是宪法规定的国家最高检察机关。所以,就本案来说,除非最高人民法院已明确给出了不同指导意见。否则,对最高检已公开定调的结论性意见,山东高院是选择“接受呢,接受呢,还是得无条件接受呢”?而对于山东高院来说,它无论是听从最高法意见,还是无条件接受最高检的意见,实质上都无法独立行使审判权。
        二、最高检的权威不容置疑。最高检公诉厅负责人向媒体介绍说,检方不仅听取了下级检察机关汇报,审阅全部卷宗材料,复核主要证据,实地查看了案发现场,核查了关联案件,还两次召开专家论证会就有关法律适用问题进行论证,听取意见和建议。言外之意,检方意见是经专家论证的意见。
        三、部分媒体对本案一审进行片面报道,误导了社会公众,点燃了社会舆论。而最高检的介入在很大程度上安抚了跟风群众,其公开发表的意见也迎合了这些媒体的需求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山东高院敢有不同意见,坚持独立行使审判权,恐怕只会面临天大的压力,后果难以承担。
       四、在当前司法制度框架下,检察院既是侦查公诉机关,又是法律监督机关,集侦办权、监督权于一身。所以,即使通常情况下,法院也很难独立行使审判权,更何况最高检是山东高院的上级检察机关。2016年10月,尽管两高、三部联合印发了《ag亚游官网|首页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但是,真正落到实处恐怕任重道远。
        五、在二审开庭前,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发布了“于欢案”处警民警调查结果,结论是案发当晚处警民警不涉嫌渎职犯罪。面对前车之鉴,司法人员惊魂未定。最高检已公开发表定调性意见,期望山东高院独立裁判恐怕真的很难。
        可是,如果按最高检的意见照单全收,那判决之后社会舆论万一反转了呢?有类似情节且判决已经生效,如果那些被告人要求重新审理又该怎么办?
        笔者认为,当前情 况下,山东高院即使真心同意最高检意见,照此审理判决,也会让人误解它是屈从于最高检和社会舆论压力,丢了法院审判的权威。而如果有不同意见,坚持独立审判,恐怕风险又难以承担。面临两难抉择,笔者认为,山东高院可以以上述情形属于我国立法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“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”为由,中止本案审理,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法律解释。这样,既可以确保正确适用法律,又能确保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。
        附:立法法
  第四十二条 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。
法律有以下情况之一的,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:
       (一)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;
  (二)法律制定后出现新的情况,需要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的。